小時候以為,要完完全全揮灑自己的個性,不隨著社會環境的要求起舞,才是如其本來。所以小時候,與人相處不甚融洽,甚至有一次被同學說偏激,我還大方地說:我一點也不偏激,我只是受不了大家這樣迎合這個世界。

 

但是卻在現實的衝擊下,堅持自己的步調卻變成了大家眼中不合作的人,不願意向環境低頭的我只能選擇承擔。久了似乎也很可悲的習慣了,就像久入鮑魚之肆而不覺其臭一般。

 

我那誰也改不了的刺蝟性格,卻是妙禪師父慈悲的替我一根一根的拔除。

妙禪師父從不會計較替我們做了有多少,只是期盼我們能像他一樣,期盼我們也能去愛人。

後來我終於才知道,原來這個世界如此混亂的呈現,是多少人的不願意,多少人也不想這樣去迎合偽裝。但是在其中決勝負的關鍵就在於,究竟我們是傻傻的迎合,或是以智慧圓融圓滿的處理

 

我知道在我開始不是一隻刺蝟的那刻起,已經獲得一個嶄新不同的人生。

妙禪師父每次給的,都只有引領我到更好的路上,邁向更完美的終點。而在這旅途中的種種,盡是滿滿的愛,與無盡的智慧寶藏。如其本來的如來智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※版權所有,轉載請註明引用網址!


geseg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